外室獨寵?退婚另嫁世子爺請自重 第十七章

    她賦予的哪裏是感情,分明就是給陸子宴傷她的利器。

    她給的越多,陷得越深,他非但不會感動,珍而重之,反而愈發拿捏。

    謝衍譽擔心妹妹退婚的決心因為這個消息而鬆動,特意尋過來時,便是見到她冰冷的臉色。

    聽見問話,謝晚凝面上難得沒了笑臉,微微啟唇一字一句道:「阿兄放心,我日後便是喜歡豬喜歡狗,也不會再多看陸子宴一眼。」

    「倒也不必發如此毒誓,」謝衍譽語氣一言難盡:「我信你就是了。」

    什麼喜歡豬狗的,他乖巧可人的妹妹怎能如此粗俗。

    陸子宴遣散外室的第二日,謝府的大門再次被敲響。

    這次來的是跟陸、謝兩家都交好的勇毅伯夫人,和吏部侍郎家的夫人。

    二位夫人受陸家之託,算是作為中間人,來為兩家說和的。

    比起先前那一封請帖,就指望他們家女兒眼巴巴過去,這一回陸家辦事,還算體面。

    鄭氏滿腔鬱氣勉強順暢了些,打開門客客氣氣的將人迎了進來。

    又客客氣氣的招呼了一下午,喝茶談天,還喊了府里養着的樂人好歌好舞,可謂盛情款待。

    但對於兩位夫人的來意,卻絕不鬆口。

    任她們磨破了嘴皮子,最後也只是客客氣氣將人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此過後,陸家這下終於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先前不急,是因為她們以為謝家退親的緣由是婚期將近,自家孩子卻養了外室之故,可如今已經將人遣散,對方卻還是不肯鬆口。

    如何能不急?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陸子宴再次上門求見。

    上回還有門房出來說話,這回,謝家連門都沒開。

    靜立於漆紅色大門前,陸子宴清俊冷白的面上不見波瀾,只有眼神里凜冽之氣將心情顯露了幾分。

    似執掌殺伐之氣的神祗臨凡,叫人不敢直視。

    一直到正午時分,陸子宴終於上前一步,叩響門環。

    「去轉告你家姑娘,真想要退親,也先跟我當面說清楚。」

    他一身氣勢確實駭人,門房還是將消息遞了進來。

    謝晚凝聽了,眉頭都沒皺一下,只道:「婚姻大事父母做主,我沒有什麼需要跟他說清楚的,請他回去吧,告訴他,以後也無需再來,免得叫旁人看了笑話。」

    明日就是謝茹瑜及笄宴了,她可不想讓自己的這點子事兒,擾了堂妹一生只有一次的及笄禮。

    門房那邊再未來話,陸子宴接了消息後是什麼反應,謝晚凝也並不在意。

    那人冷傲的很,恐怕從來沒有被人如此踩過臉面。

    說實話,他在吃過一次閉門羹後,會再次上門求見,都是謝晚凝完全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希望他這次能看明白她的堅定,明白兩人緣分已盡,各自安好才是最好的結局。

    夢中的她吃了那麼多苦,受了那麼多磋磨,能不記恨他,已經是她善良大度好脾氣。

    再多的,是真沒了。


    她也並不覺得陸子宴兩次登門便是有多捨不得同她退親,恐怕只是被女方提出退親,覺得丟了臉面?

    更有可能的是,不能接受事事對他依從溫順的人,竟然不要他了。

    大門外,陸子宴靜靜聽着門房的回話。

    聽見最後一句『不要叫人看了笑話』時,牙關一緊,眸底怒意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將門房小廝嚇的一激靈,怕他生闖進去,好在陸子宴只是蹙着眉站了會兒,便一言不發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翌日,謝家賓客盈門,賀府上二姑娘及笄禮。

    陸子宴並沒再來,謝晚凝微微鬆了口氣。

    暗道,如此便好。

    來賀禮的賓客很多,謝茹瑜的笄禮進行的也很順暢,在諸多賓客的見證下,梳頭加笄,換上禮服,以示成年。

    謝晚凝作為主人家,將自己親自下帖邀請的閨中好友們迎進了雅廳。

    裏頭已經擺好酒菜,幾個姑娘家關係不錯,一離了大人的面,便不再端着儀態,都隨意的各自落座。

    正待開席,爾晴掀了帘子進來,湊近她耳邊,低聲稟道:「姑娘,平寧郡主來了。」

    平寧郡主?

    謝晚凝一驚,趕緊起身前去相迎。

    心裏卻在想着,這位端陽長公主的幼女,不是一貫跟皇室郡主們玩做堆,極少會來尋常貴女們宴會的嗎。

    她們雖說過幾句話,但卻算不上多相熟,這次下帖子,也只是前段時間,一場春日宴上,這位小郡主聽聞她想去珠寶閣定個玉鐲,熱情主動的湊上來,說是要幫忙。

    兩人才算正式有了交道。

    那玉鐲如今正戴在謝茹瑜的腕上,而她這次也給沛國公府遞了自己親手寫的帖子。

    根本沒想過,這位國公府的小郡主竟然真的來了。

    不過,姑娘家們的情意便是你來我往積累起來的,人家既然主動幫了她的忙,想必也確實有同她交好的意思在。

    思緒快速換轉了一路,終於在二進的拱門前將人迎到了。

    謝晚凝快步走上去,福身見禮,歉道:「還以為您不會來,多有怠慢了。」

    「做什麼您呀您的,」平寧郡主並無架子,性子也活潑,伸手過來挽住她,口中笑嘻嘻道:「我虛長你一歲,閨名裴鈺萱,你喚我一聲萱姐姐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謝晚凝當即從善如流的喚了聲:「萱姐姐。」

    裴鈺萱歡喜的挽着她朝前走,解釋道:「這兩日跟我阿娘在京郊普賢寺禮佛,要不是恰逢我兄長今晨回京,我確實是趕不上的。」

    兄長。

    謝晚凝微微一怔,眼前迅速閃過一道溫潤俊秀的身影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她又想到那隻裝着玉鐲的珠寶閣錦盒上的標識。

    當時便覺得眼熟,後面她特意對了對,跟裴鈺清給的那塊玉佩上雕刻的圖案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那時,她才知道這塊玉佩有多珍貴。

    而那個人,僅僅一面之緣,說是認個妹妹,就將這塊玉佩給了她。

    謝晚凝心裏自然是迷惑的,卻也不好掏出玉佩來問人家的親妹妹,你哥給我這個是什麼意思。

    聞言,她微微一笑,沒有接話,領着人朝雅廳走去。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筆神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


https://tw.myhuayuan.cc/861569/78.html
相關:寵妾滅妻?這宅鬥文炮灰我罩了  封心鎖愛!重回2000當學霸  82年的我 退婚當天,三崽帶我閃婚千億隱富 艷遇人生 大佬媽咪她每天只想當鹹魚 絕世猛龍 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↓返回最新章節↓ 下一章 (快捷鍵→)
 
版權聲明: 無錯小說網外室獨寵?退婚另嫁世子爺請自重第十七章所有小說、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,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,請立即和我們聯繫,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,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。
最新小說地圖

html|sitemap|shenma-sitemap|shenma-sitemap-new|sitemap50000|map|map50000

0.0195s 3.1147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