誘吻玫瑰 98.第98章 將錯就錯

    第98章  將錯就錯

    「我考慮清楚了。」

    江祁安容不得他拒絕。

    昨晚交談中,林望舒推薦的人跟她說過,周時晏的表現可能在於他對自己有感情,但不願表達出來導致的積塞。

    不管他是不是真心要拒絕自己,江祁安這裏都要試一試。

    周時晏為她做這麼多,她也總要幫到他些。

    反正他也縱容她到這種地步了,多一點不多。

    窗外夜色壓下,綠化林往下,是煙火城市,有風從窗的縫隙進來,江祁安望着風來的方向,不敢去看身旁的周時晏。

    他說的那些話,一句不假。

    她沒法騙自己,她其實壓根沒準備好。

    只是有點歡喜,恰巧在她危難時待她又好,帶上往日的情誼,在這段時間迷失了自我。

    她單純的還想從談戀愛開始。

    江祁安發現自己真的是明明在一個地方摔倒了,第二次還不設防,不怕自己再摔一次。

    報答周時晏她還能有其他方法,因為他好就將人用這種方式留下,對她自己不負責,對周時晏也不負責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這是怎麼了。

    話已經說了出去,江祁安反悔想撤回再說些什麼時,肩膀一重,還沒等她反應過來,那道影子繼續往下跌,在她的慌亂中,周時晏的頭枕在了她的腿間。

    他的倒下帶着桌面上擺放的精緻小盤也被帶着落在地上,發出不小的動靜。

    江祁安在周時晏還要跌時及時抓住了他,扣着人在黑夜中慌亂觸碰到了他的臉。

    好燙——

    江祁安扶着人起來,推在了沙發上躺着。

    外面正好有因為房間裏動靜過來的傭人,江祁安神色着急的拉住她,

    「有醫生嗎?麻煩幫我叫個醫生過來,儘快!」

    江祁安開了盞房間的小燈,怕刺着周時晏的眼睛,她剛碰了下他的額頭,明顯是發燒了,燙的驚人。

    難怪今晚看他神色淡得過分,她還以為他是看她不爽,有意疏遠。

    竟然是一點也沒察覺到不對。

    她沒有太多照顧病人的經驗,只記得小時候自己高燒的時候額頭有冰冰涼涼的東西。

    周圍沒什麼太多可用的東西,江祁安找到瓶礦泉水,拆了紙巾澆濕貼在周時晏額頭上。

    還好林家今天專門叫了家庭醫生來,沒一會兒人就來了。

    還是個挺年輕的白大褂男生,他進來看了眼滿地狼藉,又看了眼正蹲在周時晏旁邊的江祁安,又看了看桌上擺着的一堆濕紙巾。

    站在門口的隋煜:現在的年輕人玩的有點花呀。

    豪門醫生打工人,終究是讓他碰上了。

    隋煜在門口沒停留多久,秉承着醫者仁心,快步進來先查看周時晏的情況。

    近了些注意到周時晏額頭上貼着的濕紙巾,隋煜在心裏扇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心臟看什麼都是髒的,呸,他真齷齪!

    這下隋煜認真的看起病來,從隨身帶的醫療箱裏摸到顆退燒藥出來,就着水讓周時晏咽了下去,又摘了額頭上的濕紙巾,貼上了隨身帶的退燒貼。

    「還好你反應快,不然就他燒這樣,再燒一會兒腦子都該燒壞了。


    能燒成這樣,挺能忍的啊,還能過來參加宴會。今晚燒能退下去就沒事了,在這好好休息,燒退不下去就打120送醫院。」

    「好,謝謝。」江祁安半鬆了口氣,看着沙發上眉頭緊鎖的周時晏,心裏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本來就病了,還要因為她來參加這場宴會。

    說不觸動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她反悔的話沒說。

    不如,將錯就錯。

    他也沒拒絕她,不是嗎。

    江祁安一夜沒睡,沒敢放鬆警惕,隔不了一會就為周時晏測一次體溫。

    好在一晚上過去,他的燒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凌晨周時晏體溫穩定後,江祁安再也堅持不住,也沒苦了自己,找着床的另一邊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周一忙碌,林妄一大早就上班去了,家裏幾位老人也不知道跑哪兒去了,日上三竿,林望舒停在房間門前,欲敲又止,欲推又停。

    她知道昨晚江祁安不打算麻煩他們,自己守着周時晏照顧他。

    但這一晚上過去,裏面是什麼情形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萬一撞破了什麼,會不會不太好。

    林望舒手在門把上落了幾次,最後身後多了只手幫她把門把按了進去,

    「怕什麼,人家關係純潔的很。」

    隋煜把門推開,他個子高,看見裏面情形的一瞬間嘭的又將門給關上。

    剛要進去的林望舒,差點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夾在門縫中。

    鼻尖貼着門,她再近點,等會兒就是血光之災。

    「隋煜你有.嗚嗚!」病啊!

    嘴被捂住,林望舒被一路拖着離開。

    隋煜抿着唇,耳尖泛紅,不是,也沒人告訴他裏面人是真情侶啊。

    陽光透過窗戶灑進來,周時晏擰眉,被剛剛那陣動靜吵得眯開了眸子。

    他想動,卻發現手臂被壓着動彈不得,懷中多了一片香軟。

    熟悉的馨香縈繞着鼻尖,周時晏怔了怔,低了下頭,如夢中的般的醒來就能見到懷中安然躺着的江祁安。

    他的夢裏出現過無數次,也想過無數次。

    天氣很好的早晨,醒來時江祁安正在他懷裏安睡,睡顏恬靜,暖陽籠在他們之間,空氣中浮沉流動,如夢似幻。

    格外的心安與滿足。

    周時晏原本要動的手又小心翼翼的放了回去,生怕驚擾了她。

    他才注意到,兩人的距離靠的極近,江祁安整個人都貼在了他身上,手環着他腰,腿也搭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剛才那麼大的動靜也沒吵醒她,看來是個能睡得很舒服的姿勢。

    心臟柔軟塌陷,周時晏勾了勾唇,重新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兩個通宵達旦的人,一覺睡到了近傍晚去。

    林望舒後來又在門外轉了幾圈也沒看見人出來,氣勢洶洶的跑去找隋煜。

    隋煜是林妄的好朋友,前幾天剛從國外回來,林望舒一直覺得他醫術不精,不然她以前找他問的那些心理知識,沒一個她用在蕭束身上管用了的。

    她突然有點後悔,前幾天半夜跑去把隋煜叫醒通過江祁安的好友,她該再去找更厲害的醫生,而不是隋煜這種半吊子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1秒記住品筆閣:www.pinbige.com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m.pinbige.com


https://hk.jubaoyishu.com/%E8%AA%98%E5%90%BB%E7%8E%AB%E7%91%B0-783917/880.html
相關:八零被讀心:小辣妻日撩夜哄 我有鴻矇混元訣 穿成侯門主母,我帶全家躺贏 誘吻玫瑰 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↓返回最新章節↓ 下一章 (快捷鍵→)
 
版權聲明: 無錯小說網誘吻玫瑰98.第98章 將錯就錯所有小說、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,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,請立即和我們聯繫,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,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。
最新小說地圖
notxt

html|sitemap|shenma-sitemap|shenma-sitemap-new|sitemap50000|map|map50000

0.0196s 3.0656MB